大家都在搜

朱利安尼将彭斯视为乌克兰的压力点



  列夫·帕纳斯(Lev Parnas)表示,他在5月抵达基辅与乌克兰当选总统瓦洛季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高级助手会面时,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鲁道夫·W·朱利亚尼(Rudolph W.Giuliani)发出了明确指示:除非泽伦斯基宣布对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展开调查,否则该国与美国的关系将会恶化。

Rudy Giuliani wearing a suit and tie: Rudy Giuliani, right, arrives with associate Lev Parnas before a state funeral service for former President George H.W. Bush in 2018.

Al Drago/Bloomberg鲁迪·朱利安尼(RudyGiuliani)在2018年与副总统列夫·帕纳斯(LevParnas)一同抵达前总统乔治·W·布什(George

  帕纳斯本周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所威胁的后果之一是:副总统彭斯预计将在当月晚些时候出席泽伦斯基的就职典礼--乌克兰人迫切需要的高级别认可--将被取消。

  当乌克兰人反应迟钝时,帕纳斯说他向朱利安尼转达了这个坏消息。“好吧,他们会看到的,”总统的律师回答说,帕纳斯告诉MSNBC。

  订阅“华盛顿邮报”最受欢迎的时事通讯:今天华盛顿邮报上最受欢迎的报道

  就在第二天,特朗普就指示彭斯取消他的乌克兰之行,参加泽伦斯基的就职典礼。据一名告密者的投诉和彭斯的一名助手提供的国会证词显示。

  5月中旬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标志着已知最早的时刻之一,吉利亚尼(Guiliani)向乌克兰施压,要求其展开有利于特朗普与美国官方外交政策密不可分的调查--如果帕纳斯的说法是准确的话,这似乎会动摇美国政府的影响力。在这个过程中,副总统被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也许是无意中--对外国政府施加影响,据在苏联出生的商人帕纳斯说,帕纳斯是朱利安尼在乌克兰的修复者。

  特朗普的支持者抨击帕纳斯的可信度,指出他因违反竞选资金而在纽约受到起诉。白宫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在一份声明中称帕纳斯是“一个因联邦罪行而被保释的人,他迫切希望减少他在监狱中的风险。”

  朱利安尼拒绝“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去年曾指示帕纳斯向乌克兰人发出警告,但他没有回应周四的置评请求。Zelensky的助手会见了Parnas,Serhiy Shefir,以及出席会议的另一名Giuliani合伙人Igor Fruman的律师,他也对Parnas的说法提出了质疑。

  然而,本周众议院发布的短信和其他文件,以及弹劾调查期间的国会证词,证实了帕纳斯在接受MSNBC和CNN采访时详述的有关这一事件的时间表,并展示了朱利安尼策划的一项流氓行动是如何开始纳入美国官方政策的。

  “非常严厉的信息”

  收购案并没有立即发生。从2018年开始,朱利安尼和两名同伙--帕纳斯(Parnas)和弗鲁曼(Fruman)--花了几个月时间在乌克兰寻找有利于特朗普的材料,并鼓动罢免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瓦诺维奇(Marie Yovanovitch),他被一名乌克兰最高检察官要求免职,后者承诺帮助特朗普作为

  到2019年春天,朱利安尼的竞选活动似乎终于派上了用场。4月底,Yovanovitch突然被召回美国。和乌克兰政府官员心甘情愿与特朗普的律师合作--特别是尤里·卢森科,当时乌克兰最高检察官和当时的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的亲密政治盟友。

  但当泽伦斯基--一位喜剧演员和政治新手--在4月底乌克兰总统大选的最后一轮中击败波罗申科时,朱利安尼的计划受到了质疑。

  5月初,正当泽伦斯基为当月晚些时候的就职典礼做准备时,朱利安尼试图与乌克兰新领导层取得进展,并计划前往基辅,希望会见当选总统。5月9日,这位前市长告诉“泰晤士报”,他计划要求泽伦斯基等人调查拜登的儿子是否参与了乌克兰一家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会。

  朱利安尼声称,他的乌克兰之行是个人之行,是为了协助总统在特别律师调查中的个人辩护--尽管调查已经结束。

  “这不是外交政策,”朱利安尼告诉“泰晤士报”。

  在5月10日通过内政部长阿尔森·阿瓦科夫(Arsen Avakov)发出的一封信中,朱利安尼要求泽伦斯基与他会面,以便他能够以“作为特朗普总统的私人顾问的身份,并在他的知情和同意下”提出“具体要求”。他没有提到拜登的名字。

  在朱利安尼的旅行计划公之于众并引发强烈抗议后,朱利安尼取消了这次旅行。朱利安尼5月10日晚在福克斯新闻上说,他不会去基辅,因为泽伦斯基被特朗普的敌人和美国的敌人包围着。这些言论激怒了泽伦斯基在基辅的团队,该团队希望获得特朗普的支持,但他的私人律师在有线电视上称他们为敌人。

  当时,帕纳斯在周三播出的一次采访中对MSNBC的雷切尔·马多(Rachel Maddow)说,朱利安尼利用他来传达“一个非常严厉的信息”--美国--除非泽伦斯基政府宣布朱利安尼想要的调查,否则乌克兰关系“会很糟糕”。

  “最重要的是宣布拜登的调查,”他说。没有这一点,“彭斯就不会出现”在泽伦斯基的就职典礼上。

  朱利安尼强调,他的乌克兰之行是为了特朗普的个人利益,但帕纳斯说,他前往乌克兰时,有权动用美国政府的核心权力--军事援助、公务旅行、白宫访问--以迫使乌克兰人伸出援手。

  Parnas和Zelensky高级助手Shefir在Whats App上交换的信息显示,朱利亚尼在5月11日晚些时候向乌克兰人做了自我介绍。

  “我是市长鲁迪朱利安尼的朋友请打电话给我,”他用俄语写道。

  作为他的名片,帕纳斯寄去了朱利安尼寄给泽伦斯基的一封信的副本,以证明他的联系。

  谢菲尔作出回应,并同意于5月12日在基辅一家高档餐厅会见帕纳斯。

  帕纳斯告诉麦多,会议很紧张。他说,谢菲尔告诉他,他必须回到帕纳斯,并回答他的要求。但是当帕纳斯那天晚上试图给这名乌克兰助手发信息要求更新的时候,他说他没有得到回应。

  那天晚上的短信显示,帕纳斯给谢菲尔发了条短信,“晚上好,有什么消息吗?”

  根据众议院民主党人发布的信息缓存,谢菲尔在那之后没有回复帕纳斯的任何短信。

  在一份声明中“泰晤士报”去年11月,谢菲尔没有直接谈到会议上讨论的内容,但他说,泽伦斯基团队并不认为帕纳斯和陪同他的弗鲁门是“可以代表美国政府发言”的官方代表。

  在5月12日晚上,帕纳斯说,他打电话给朱利安尼,告诉他事情是“不去”。

  彭斯的俄罗斯高级顾问詹妮弗·威廉姆斯(Jennifer Williams)说,第二天早上,彭斯接到彭斯幕僚长助理打来的电话,告诉她彭斯前往乌克兰参加就职典礼的初步计划已经取消,她对此感到惊讶。她后来向国会作证。

  威廉姆斯说这个消息很奇怪,因为准备工作已经开始了。她作证说,当她被问及这一突然变化时,她被告知特朗普已指示彭斯跳过这一事件,但没有说明原因。

  威廉姆斯作证说:“我从同事那里得到的理解是,总统要求副总统不要出席,我也不在场。”

  据国会目击者称,美国驻基辅大使馆的官员也对计划的改变感到惊讶。

  美国大使馆官员大卫·霍姆斯作证说,他也被告知彭斯将率领代表团参加泽伦斯基的就职典礼。后来,他说,他被告知白宫已经“将出席就职典礼的官方代表团的初步提议名单从十多个人缩减到只有五个人”,当时的能源部长里克·佩里(RickPerry)领导了这份名单。

  泽伦斯基的团队预计彭斯会来,因为拜登五年前率领代表团出席了波罗申科的就职典礼。乌克兰人希望彭斯能出席,以显示美国对乌克兰的支持的连续性。

  彭斯幕僚长马克·肖特(MarcShort)表示,帕纳斯的说法不可信,不应被相信。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这很简单:列夫·帕纳斯受到多项指控,他会对任何愿意听他说话的人说任何话,希望他能逃出监狱。”“难怪只有自由派媒体在听他讲话。”

  周四,彭斯在佛罗里达州旅行时被记者问及帕纳斯,他说:“我不认识他。”副总统还驳斥了帕纳斯关于彭斯知道让泽伦斯基宣布对拜登进行调查的目标的猜测是“完全错误”的。

  一位要求匿名描述内部知识的高级政府官员表示,彭斯和他的团队对帕纳斯和谢菲尔之间的会晤一无所知,副总统办公室也不知道朱利亚尼和特朗普在特朗普指示彭斯(Pence)跳过泽伦斯基的就职典礼之前有过任何谈话。

  这位官员不愿透露特朗普给彭斯取消行程的原因,他援引白宫的长期政策,不对总统和副总统之间的私下对话发表评论。

Donald Trump sitting in a chair talking on a cell phone: President Trump whispers to Vice President Pence  in the Cabinet Room at the White House Dec. 16. (Photo by Jabin Botsford/The Washington Post)

乔宾·博茨福德(Jabin Botsford)/华盛顿邮报12月16日,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内阁会议室向副总统彭斯低语。(贾宾·博茨福德/华盛顿邮报摄)

  音调的突然变化

  乌克兰人迫切需要特朗普的支持,因为他们面临着与俄罗斯支持的东部代理人的持续战争,自2014年以来,这场战争已造成约1.3万人死亡。他们特别渴望确保泽伦斯基能在白宫访问--这是美国支持乌克兰的有力象征,也是美国在与强大的俄罗斯持续斗争中未经受考验的新总统的象征。

  几周前,泽伦斯基似乎与美国人关系良好。在4月21日的一次电话会议上,特朗普在一次热烈的谈话中祝贺他赢得了乌克兰的总统大选。

  根据白宫发布的通话记录,特朗普对泽伦斯基说:“我认为你会做得很好。”“我有很多乌克兰朋友认识你,喜欢你。”

  电话之后,彭斯助手威廉姆斯(Williams)表示,她收到彭斯幕僚长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通知她特朗普已邀请彭斯出席这位乌克兰总统的就职典礼。4月23日,彭斯在自己的电话中向泽伦斯基表示祝贺。据听电话的威廉姆斯说,泽伦斯基邀请彭斯参加他的就职典礼,彭斯接受了,只要日期确定下来。

  帕尔纳斯说,乌克兰人似乎被突然的拒绝吓了一跳。

  “现在他们得到消息,因为很明显,当彭斯取消,他们得到的消息,彭斯不会来,”他告诉MSNBC。“所以,现在,他们意识到我--我告诉他们的--是真的。”

  到5月底,特朗普对乌克兰和泽伦斯基的态度是敌对的。

  在椭圆形办公室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他告诉当时的驻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Kurt Volker)和当时的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Gordon Sondland)--三名他负责领导美国对乌克兰政策的高级政府官员--根据国会证词,他对乌克兰是否致力于反腐败表示怀疑。

  桑德兰作证称,特朗普还抱怨称,乌克兰人在2016年大选中“试图打倒他”。

  在特朗普邀请泽伦斯基入主白宫之际,桑德兰说明示是谁推动了美国对乌克兰的姿态:“他只是不停地说:和鲁迪谈谈,和鲁迪谈谈。”




上一篇:对于那些将审判特朗普的参议员来说,一个不完整的故事值得考虑
下一篇:停止和搜身在彭博竞选中再次受到关注